Starry Night

az/刀乱

【奈因奈‖斯雷因主场】青梅竹马03

*文风突变,伪清新伪文艺文风慎!呜呜,谁来拯救我的文风,我真的很想写傻白甜,可不知为啥就成悲伤逆流成河了囧。

 *对不起我又食言了,依然【没有伊总】,哭死,不知不觉就写长了,抱歉抱歉!(土下座)

 *艾瑟伊拉姆出没注意,在文中艾瑟暂且为一个【好女孩】,以后嘛,嘿嘿…… 

*伪斯雷艾瑟注意!斯雷艾瑟绝不是cp!为了防雷,这次我就不打cp标签了。艾瑟伊拉姆对斯雷因影响很大,所以必须写。

*重度ooc注意!尤其是库鲁迪欧!慎慎慎 

*瑟瑟发抖的小蝙蝠太可爱啦!但是这样的斯雷因也让人好心疼! 



脑袋好重…… 


肺部疼的像要裂开一样…… 


因忽而醒转,器官的反馈系统也随之苏醒,迎面而来的便是如潮水般的疼痛。 


“咳咳,咳咳……”疼痛激起一连串的咳嗽并没有冲淡痛感,反而使其愈演愈烈。 斯雷因睁开了双眼。 


金色的柔顺长发如同上帝的恩赐一样明亮夺目又令人温暖安适,蓝色美目波光莹莹,闪烁着担忧的目光。见他逐渐转醒,女孩担忧的眉眼逐渐舒展,化为一张温柔的笑靥,明亮夺目,斯雷因的心也随之亮堂起来。


 天使吗?这么漂亮又温暖的人,肯定是天使。斯雷因记得孤儿院长是这么说过的。 每到冬天,孤儿院便会让孩子们团团围着火炉取暖,院长也会抽空来给孩子们讲述一些美好的童话故事,其乐融融。这是斯雷因孤儿院生活中唯一的美好回忆,他每次都会记下这些童话故事,并矢志不渝地相信它们,同时也相信像西瓜头那样的恶人一定会遭到应得的报应的。


 “我死了吗……”斯雷因气若游丝的问道。 


“バカ(笨蛋)!你小子生龙活虎着呢!死不了!”一个凶巴巴的中年男声倏地传入耳膜,把斯雷因脑袋中的美好景象砍杀的片甲不留。


 斯雷因微微侧头,看到一个怒目圆睁的金发中年男人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自己,周围的低气压令斯雷因惊骇不已。


 “对,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呜…… ”斯雷因颤巍巍的道歉着,因营养不良而有些瘦削的脸此时更显惨白,警觉系统让他下意识的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长期的孤儿院生活令他明白面对任何人的不善意,自己只要不分青红皂白的道歉就可以把对自己的伤害降至最低。


 “好了,好了,库鲁叔叔,你别吓他了,”金发女孩见状忙走到斯雷因身边,抚慰着他,声音清澈动听,“斯雷因,你别怕,库鲁迪欧叔叔是好人,是他把你救上岸的。别看他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实际上他心肠很好。” 斯雷因的心宛如被她的声音洗涤了一遍,从内到外都舒服的像泡在水中一样。他朝女孩发自内心的展露出笑容,苍白的脸色不自觉的染上一丝红润。


 “哼。”库鲁迪欧脸色稍霁,尔后又别过头去,似乎在为自己薄弱的存在感而感到有些愠怒。


 “谢谢,谢谢你,库鲁迪欧先生……”斯雷因鼓起勇气,怯生生的道歉着。 即使是库鲁迪欧先生脸色稍有缓和,但还是好可怕啊……


 “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斯雷因感觉库鲁迪欧的哼声更大了,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库鲁迪欧先生的耳根会泛起诡异的红……


 库鲁迪欧先生的脾气果然很难琢磨啊……斯雷因默默地想着。


 突然他又感到有些奇怪:“小姐,为什么您会知道我的名字呢?您又是……” 


“不要叫我小姐啦,我是艾瑟伊拉姆,你叫我艾瑟就行了,”艾瑟伊拉姆听到这个称呼似乎有些拘束,她指指斯雷因脖子上的项链,“我们看到了你脖子上的项链,上面写有你的名字。” 


是了,斯雷因自出生至今脖子上都带着一个项链。交错斑驳的漂亮图案在灯光的照射下,还会发出熠熠辉光,漂亮夺目。打开项链边上一个不甚明显但绝不难以发现的旋钮,项链便可打开,项链两面绽开。一面是用漂亮的意大利斜体写的“Slaine Troyard”以及相应的日文,另一面则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妻子温柔的抱着一个新生婴儿——斯雷因,夫妻笑的甜蜜又幸福,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斯雷因的父母。(注1)


 当初这么幸福,为什么又要转眼间就把我丢弃了呢? 想到这里,斯雷因的脸色有些黯然。 


“斯雷因,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艾瑟伊拉姆不掩担忧。 “没事,请您不要担心。”斯雷因回过神,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脸部清秀的轮廓似乎随之泛起柔光,清澈的目光中的悲伤却呼之欲出。(注2)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斯雷因?”说罢,艾瑟伊拉姆轻轻的笑着,挽起斯雷因的手。


 “嗯!”斯雷因笑的有些羞涩,眼角和鼻尖泛红。 朋友,真是个温柔的词汇啊。斯雷因自小内向敏感,从来没有人愿意当他的朋友,而眼前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却愿意当他的朋友…… 


突然,房门被打开,一个棕发的面容平凡的中年男子和一个披散着柔顺直发的高挑女子相继走了进来,笑容可掬。 


如果他们是我的父母那该有多好啊。斯雷因无不憧憬地想着,但转念一想,这个愿望是不是太奢侈太贪心了?


 “叔叔,阿姨,你们好。”斯雷因小心翼翼又不失礼节地向他们问好。


 “斯雷因,你好。我是沃蕾因,他是托马斯·扎兹巴鲁姆(注3)。”沃蕾因笑吟吟地与他握手,仿佛把斯雷因当成一个与他们年纪相仿的朋友一般。扎兹巴鲁姆也走过来笑着握住他的手,却不带一丝属于大人的居高临下,这令斯雷因发自内心的感到舒服,但也令斯雷因局促不安。


 “谢谢你们救了我……那个,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别这么拘束,”沃蕾因立马转移了话题,正色道,“托马斯是扎兹巴鲁姆企业,一个赫赫有名的大企业的唯一继承人。——我刚们刚与你的院长详细谈论过了,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对吗?我和托马斯感情深厚,现在已结婚六年,却一直没有孩子……


 “我和扎兹巴鲁姆希望你能成为我们的养子,请问斯雷因·特洛耶特,你愿意吗?”


 回答她的,是斯雷因的一脸震惊与无措。


 ——————

 注1:护身符的结构为本人杜撰的产物,切勿信以为真。

 注2:可以参考斯雷因第二十四集最后那个笑容,那种快要露出来的感觉QAQ

注3:托马斯为本人臆造的名字。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