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Night

az/刀乱

【架空古代/哈斯雷】薇瑟王朝-01誓言

【狗血注意,炒鸡狗血!噢噢噢被自己写出来的哈库桑苏一脸!!】
推荐BGM(越煽情越好):careless whisper
或nothing i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George Benson版的)


斯雷因望着眼前这个作躺尸状的哈库莱特,有些无奈,暗叹这个倒霉鬼为什么偏偏要今晚打草惊蛇,破坏了他的一手计划。

看来他今晚不仅要白白痛上一晚上,还要把这个包袱给驮到自己的住处了,真是万般带不走,只有孽随身。

倒霉鬼一身血污,几乎衣不蔽体,着实凄惨。出于人道主义, 且为了照顾他身上的伤,斯雷因认命地利用他那点微薄之力把他半抱到一棵大树底下,体薄力弱的斯雷因险些因此累的两眼一翻不省人事。

“嘶,好疼……”斯雷因疼的眼冒金星,不住地哼哼着,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看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停止流血便觉无妨,撕下自己身上为数不多但还算干净的衣服裹住哈库莱特受伤的背部为其止血。忙完这一通后斯雷因的身子不堪重负,直接就在哈库莱特身旁昏厥过去。

殊不知在斯雷因为哈库莱特包扎伤口之时,哈库莱特已经意识清明了些许,他默不作声地望着斯雷因,眼神涣散而深沉。

这个瘦骨如柴的孩子包扎手法熟练,不似这个庭院里寻常的小厮,而看他那褴褛衣衫,又肯定不是那些平日养尊处优娇纵无度的小公子。

他想起刚进这里时他同一众新人就经常被侍卫长恐吓道:“如果你们平日不抓紧认真练武,而是搞些鸡鸣狗盗的小动作的话,就不要怪我到时把你们编制到荒凉凄冷的小少爷处当人形石柱了。”一言放下,举目之下,人人心有戚戚然。他们都知道,这个名存实亡的“小少爷”斯雷因平日受尽白眼,是一个实打实的小瘟神,宫中甚至有传言道谁接近斯雷因就会有祸上身。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大多数人都独善其身,不敢靠近那偏僻荒冷的偏院一步,更别提长期在那里侍寝了。

而靠近仓库的这一带,恰好就是小少爷的住处吧?哈库莱特恍然大悟。

他眼珠动了动,望着斯雷因蜷成一团的因为伤痛而瑟瑟发抖的身子,还时不时能听见其发出痛苦的梦呓,有些不敢置信。即使不受宠,但这起码也是个少爷吧,怎么会沦落到连奴才不如?

然而哈库莱特有所不知,斯雷因根本不姓库鲁迪欧,连庶子都算不上。

而“小少爷”似乎也身上有伤,却能不顾自己,按捺伤痛,竭尽全力帮助他这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不知说他是善良,还是傻得冒泡呢?

哈库莱特心底泛起一阵柔波,情不自禁的把身旁的斯雷因的头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好让他睡得更舒服。摩挲着斯雷因的头发,哈库莱特心底莫名的沉静了下来,一股莫名的安心感将他拽入梦乡。

一夜无梦。

第二天清晨,斯雷因睁开眼睛,发现一双深沉的眼睛正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登时寒毛直竖。


“唔,请问,能不能,不要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斯雷因醒来后惨遭哈库莱特的目光注视,忍不住气若游丝的发出抗议。


“小的失礼了,还请斯雷因大人罚罪则个。”听罢,哈库莱特如炬一样的目光瞬间黯淡下来,似乎是因斯雷因的反应而感到些许沮丧,尔后想起自己的身份与斯雷因的身份,头耷拉得更低了,显得有些委屈。

刚进这座庭院时,管理全院侍卫的侍卫长常教训哈库莱特等一众新人道:“主子再不受宠也是你的主子,你可怠慢不得,风云变幻之后孰王孰寇还未可知。”哈库莱特自不敢轻慢了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子”。

殊不知哈库莱特这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让斯雷因无所适从,也管不上为什么哈库莱特会知道他的身份了。他打小饱受库鲁迪欧族人欺凌,几乎没有体验过人间真情,受到如哈库莱特这般大礼,受宠若惊之余只觉得温暖。温暖后一阵排山倒海似的泪意与委屈呼啸而至,狂刮他的泪腺与鼻尖。

“……”

“斯雷因大人……”哈库莱特见斯雷因这么久没有反应,有些慌了,一抬眼,斯雷因泫然欲泣的表情尽收眼底。

哈库莱特忽然想起自己被穷困潦倒的母亲卖到市里充奴的时候,母亲把年幼又爱粘哥哥的小弟紧紧的揉进怀里,生怕小弟随同可怜的哥哥而去。弟弟挣扎无效后只得睁着朦胧泪眼望着哥哥而去,用细不可闻的糯软嗓音唤道:“哥哥,别,别走……呜……”而当时决心已定的哈库莱特却因弟弟的寥寥几字险些破功,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眼弟弟,过后又怕自己决心动摇而迅速撇过头去,把弟弟撕心裂肺的哭声远远的抛在耳后,捂住耳朵像疯了一样不知疲惫地跑,直至被买下他作奴的买主一棍敲晕,不省人事。

而此时的斯雷因的表情与他弟弟当初的表情如出一辙,哈库莱特心一软几乎是没有犹豫地把他扯入怀里,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轻抚他的发丝,低低的安慰道:“小的有所逾越,望斯雷因大人海涵,但您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而我哈库莱特,愿意成为您的左右臂膀。”

听完这一煞有其事的像宣誓一样的话语之后,斯雷因破涕为笑,不仅没有推开他,反而像恶作剧似的紧紧环住他的腰靠在他身上命令道,“那本大人命令你,我的左右臂膀哈库莱特,你永远要待在我的身旁,不许离开。”

“是,谨听斯雷因大人之言。”哈库莱特低低的笑着,语气却没有半分戏谑之意,松开斯雷因后,他郑重的举起斯雷因的手背,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深深地望着斯雷因的双眼,“哈库莱特永远不会离开斯雷因大人。”

“噗嗤,我可不敢。好了好了,你快点回到你本该守着的岗位吧,别待会儿又挨打了我可帮不了你。”斯雷因心情极好,或者可以说,他这八年的生命以来从没有这么开心过。尽管他口上这么说,实际上对哈库莱特还是有些恋恋不舍的。

“是。”哈库莱特答应着,一脸正色,“我过几天会回来找你的。”

斯雷因笑笑没当一回事,望着哈库莱特颤巍巍的离开,忍不住叹一口气。


让哈库莱特永远呆在自己身边,实在是太贪婪了。

但几天之后,他才知道哈库莱特这句誓言并不是儿戏。

哈库莱特真的来找他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