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Night

az/刀乱

【架空古代/哈斯雷】薇瑟王朝-02重逢

虽然没什么人看,但不知为啥我写的好开心啊!写的比青梅竹马爽多了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要说三次!
是不是感情发展的太快啊……

————————————

“什么?你要主动请缨到小少爷那儿?”侍卫长听闻哈库莱特一席话后一脸不可置信,险些把砚台打翻。

哈库莱特一脸心有余悸的把砚台摆正,微微的点了点头。

哈库莱特自九岁被买进院中时因被侍卫长发掘出非同寻常的武艺潜能,拜侍卫长为师长达四年。侍卫长眼见着这颗苗子已崭露头角,正琢磨着把他调任至目前最受宠的嫡长子库兰卡恩下当暗卫,只可惜是白费苦心了。

暗卫这一职位对武功要求极高,却避免了在主子面前讨嫌的可能性,报酬也不少,对于哈库莱特这种平日表情如一的一根筋是最适合不过的了。但如此一来,侍卫长却解决了分配谁去“小少爷”处这一大包袱,倒也算好事一桩。

虽说名单已经上交,本以为不会有什么改动,不过依他侍卫长的身份想要更进行改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那好吧……”侍卫长转过弯后豁然开朗,但出于惜才之心,还是稍感遗憾,语气便显得有些中气不足。

“谢师父隆恩,请受徒儿一拜!”说罢哈库莱特喜形于色。

想起数月前为自己包扎的瘦小身影,与他在黎明时分定下的凿凿誓言,又念及不久便可以与其相见,心底就经不住一阵狂喜疯涌!哈库莱特朝前三次重重磕头,额头登时鲜血淋漓,眼底却噙着喜悦的泪水。

“徒儿免礼!”侍卫长惊骇万分,连忙扶起哈库莱特,心想平时这喜怒不形于色的徒儿怎么好像磕了药似的神经错乱。

先是自告奋勇前往“小少爷”处,现在又是惊喜交加,连磕三头的,实在是匪夷所思。

难不成这榆木徒儿与“小少爷”有交情?可是思来想去也觉得不可能,毕竟徒儿在自己眼底下练功四年,勤勤恳恳,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比公鸡还准时,怎有机会与落魄“小公子”建立交情?

不管怎么说,先把哈库莱特这诡异举止上报给主子便是。侍卫长暗下决心。


几日后,库兰卡恩无意间翻阅了一下最新一届的暗卫人员名单,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更改痕迹。名单上的哈库莱特的名字被一笔划去,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更有趣的是,这个哈库莱特莫名其妙的被添加到了斯雷因之下。这令他有些好奇,一个原本能当上暗卫的人肯定武功不凡,此时却被另一人顶替,甚至还被下放至“风水不佳”的职位,这人定是得罪了上头的人,而他得罪的人,会是谁呢?

斯雷因,这个当时被父亲收纳下来却又对任何人都讳莫如深的孤儿,一直被族外人默认为是某丫鬟所产之子,自幼体弱却能忍受多年以来父亲的残暴虐待,还奇迹般的没有精神失常,像一根草一样柔弱而又坚韧,生生不息,这样一想,这个平日没怎么注意的家伙倒也是个妙人啊。

“五福,你拿点银子去问一下斯雷因周围的小厮,他们的小主子进来有什么异常举动没有。”库兰卡恩招来一个看起来挺机灵的小厮,小厮听闻立马心领神会。

然而斯雷因周围的小厮几乎都被不同程度的支开,或者说他们是主动离岗,玩忽职守了,又怎么可能知道斯雷因进来的举动如何?况且斯雷因还是好几个月前的一晚彻夜未归,即使当时有人注意到又如何,隔了几个月谁还会记得?

最终五福自然无疾而终。

罢了,斯雷因就一年幼身弱的小孩子,不过就是命活的长了一些罢了,根本不成气候,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深的城府?我果然还是多虑了,不过是一个倒霉侍卫触了上司的霉头,才让斯雷因白捡一个便宜罢了。

库兰卡恩自嘲,立马放弃思索这事。

过了几天,库兰卡恩意外的收到一个关于哈库莱特的消息:哈库莱特是主动要求去保护斯雷因的,而且在听闻自己的要求被许可时表现出令人费解的惊喜神色。

怎么又是他?

经调查,哈库莱特是被家中管事买回来的,卖身契还紧紧被攥在家族手中呢,即使武功再高,也不过是家中奴才罢了。而且他与无权无势的斯雷因有私交又何妨,斯雷因生性懦弱,文武双无,怎么看都不像是搅得一池湖水的那个人啊,两个下人能成什么气候?

殊不知就因为他没有深入调查这一事件,库鲁迪欧世家从此无可抑制的走向了衰败。



经过上次的伤后,斯雷因更加注重身体的锻炼了。日复一日的练习之下,他已逐渐参透偷听习来的拳法,每每做出一整套拳法后,四肢的经脉经络似乎隐隐有一股热流在攒动,令人舒服至极,伤口的愈合速度明显加快,这令斯雷因欣喜万分。

如果教授库鲁迪欧众子武功的师父知道斯雷因已经悟到这样的层次,估计那强韧的下巴也会不由自主的脱臼吧。

这一天,斯雷因一如既往的在他那残破不堪的住处锻炼身体,但今日天气燥热,望着墙上写的一排排的“正”字,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自哈库莱特离开后,斯雷因便开始疯狂的想念哈库莱特,每过一天便在墙上刻上一刀。想念似乎如影随形,斯雷因无时不刻不在想念那天清晨如梦一般美好的誓言,想念那只轻抚他头发的手,有时思念的狠了甚至彻夜无眠,睁着干涩的眼睛直到天明。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哈库莱特现在怎样了?有没有受罚?哈库莱特是侍卫,武功一定了得,如果能见面的话必定向他讨教一番。

斯雷因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勾起嘴角,扬起一个幸福的笑容。

“哈库莱特一定会来找我的……”斯雷因不自觉的喃喃自语道,“不过他应该是太忙了,早忘了我吧……”语气有些难掩的失落。

“小的怎么会忘了斯雷因大人呢。”略带笑意的声音像风一样在斯雷因耳边掠过,而在斯雷因听来却像惊雷在耳边炸开一样。

斯雷因脑子还未反应过来,便下意识想抓住自己身边人的手来个过肩摔,身边人却敏捷似风,遁影无形。瞬息之间,那人便从背后紧紧的抱住斯雷因,下巴垂在斯雷因的肩上,像是在使劲吮吸斯雷因的气息一样。

“哈库莱特……真的是你吗……”斯雷因颤声道,有些不可置信,伸手摸向身边人的脸,身边人却不着痕迹的松开了斯雷因。

哈库莱特忽然间惊醒,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懊悔万分。完了,斯雷因大人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很恶心。

他转而朝斯雷因单膝下跪,恭恭敬敬的问候道:“属下逾越了,请斯雷因大人赐罪。”

忽然间斯雷因犹如头上被猛的浇了一盆冷水似的,再见时的热情已被这句话彻底冲淡,一张脸煞白煞白的。一定是我太奇怪了,竟想抚摸他的脸,哈库莱特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很恶心。

他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露出得体的微笑,虚扶起哈库莱特:“哈库莱特兄,快快请起。是小子无礼在先,怎堪仁兄如此大礼?话说,哈库莱特兄怎会在此?”

哈库莱特也冷静下来了,脸上的恭敬始终如一,轻描淡写的说:“此乃师父准许之举。从此,哈库莱特便是斯雷因大人的忠实奴仆了。”

罢了,反正来日方长,将来我俩日夕相处,定能感情更进一步。

斯雷因和哈库莱特不约而同的想着。
————————
我擦咧,俩人都在别扭个啥啊。←还不是你的错!

评论(1)

热度(12)